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半个世纪后 烈士“回家”
从此,烈士不再孤单
发布时间: 2014-04-02 09:02:13 星期三  责任编辑: 李慧  作者: 张益晓 周志伟
来源: 金华日报 打印

    1964年3月,19岁的严樟新收拾好行囊,告别父母兄弟,奔赴福建南安,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从此,他没有踏上回乡的路。

    2014年3月,严樟新“回家”了,回到了阔别50年的老家———东阳市横店镇米塘社区下湖严小区。

    严樟新是一名烈士。1964年7月27日,他在执行任务中,不幸牺牲。昨天上午,严樟新的骨灰被安葬在东阳市革命烈士陵园。

    “兄弟啊,从此你将不再孤单,我们会经常来看你的。”看着弟弟的骨灰下葬,73岁的严章含感慨万分,“终于完成了父母的遗愿。”

    哀乐低回,白菊怒放。烈士严樟新的亲人、战友,下湖严小区两委会干部、老协成员约30人,在烈士陵园参加了下葬和祭奠仪式。

    魂牵梦萦五十载

    严章含告诉记者,他们共有兄弟五人,“樟新是老三,当年东阳有好几个人一起到南安去参军。”

    “哥哥走的时候,我才13岁。”说这话的是严家老幺严章寿,他记忆中的三哥是朝气蓬勃的。

    严家上下当年8月份才得知严樟新牺牲的事。“当时父母病倒,大哥外出,我身体不是很好,而两个弟弟又年幼,我们没有家人去参加过葬礼。”严章含说,后来又因为多种原因,一直没去过南安。

    但是,50年来,去给严樟新扫墓以及将其骨灰迁回家乡的想法,一直成为严家人牵挂的事。严章寿告诉记者,父母去世时的遗嘱便是此事,“做梦都经常梦到这事”。

    去年12月,严章含和严章寿向东阳市民政局提出申请,委托民政局帮助查找严樟新的坟墓。“我父母都已不在人世,大哥、四弟先后病逝,我们也年纪大了,希望有生之年还能完成父母的遗愿。”

    东阳市民政局十分重视,优抚安置科科长许晓华迅速联系了南安市民政局,“他们很热情,也很有经验,答应帮忙去寻找严樟新烈士的坟墓”。

    3月25日,严章含等人踏上了前往福建南安的火车。

    荒山中找到了坟墓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了南安市民政局优抚安置科科长吴志飞。他说:“烈士家属有这个心,我们很理解,也会尽力满足他们的心愿。”

    吴志飞还介绍了寻墓经过。“福建这一带曾经战争较多,目前外省籍在南安的烈士有100多个。”他说,前几年局里还就这些烈士的情况进行逐一调查归档。

    接到东阳市民政局求助电话后,吴志飞进行了一番查档工作,但未发现严樟新的相关资料。于是,他与当地“双拥办”取得联系,请求协助查找。但是,由于安葬地址不明,依然无果。

    后来,吴志飞又联系了部队的一名群众干事,“当年严樟新所在的部队早就撤走了,所以现在所驻扎部队的人不清楚50年前发生的事。”幸运的是,这位群众干事是当地人,他经过两天的走访,从村民口中得知,当年确有战士牺牲并安葬在附近。

    在确定大致方位后,这位群众干事带着两名士兵进入附近的荒山寻墓。“几十年没有人进入,那里已经灌木丛生,无法进入了。”吴志飞说,他们三人砍了整整一天的柴,才找到严樟新烈士的墓。

    好消息传来的时候,严章含一行正好已经赶到了南安。

    一路火车回老家

    1964年春天,严樟新是在义乌乘火车去福建的。2014年的春天,他在兄弟们的陪伴下,乘火车回到了老家。

    严章含说,在南安市民政局的帮助下,严樟新的遗骸被找到,并进行了火化,“真的非常感谢两地的民政部门,帮我们完成长达50年的心愿。”

    此外,严章含还想感谢一个人,那人便是严樟新的战友郑永文,此次和他们一同前往福建。“前不久,在另外一位战友的帮助下,我们才找到了郑永文。”

    郑永文也是横店人,当年和严樟新一起去福建当兵,并被同时分配在部队的卫生科,学习有关医学知识,“我们从横店行军至义乌,足足走了好几个小时,然后登上了去福建的火车。”巧的是,两人还被分配至同一房间,且是上下铺。

    当郑永文得知严家要去南安时,当即答应一起前去。他说,当他得知严樟新在执行施工任务牺牲时,内心十分难过,“后来,我也退伍回到了东阳。能让严樟新烈士‘回家’,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前几天,严章含他们将严樟新的骨灰带回老家后,在家里依照传统习俗进行了祭奠。

    “沉睡”他乡五十载,而今烈士魂归故里———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