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骆宾王后人话骆氏家风:诗书传家 清节自守
发布时间: 2014-03-25 09:38:11 星期二  责任编辑: 李慧  作者: 王志坚
来源: 浙中新报 打印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这是“初唐四杰”之一骆宾王7岁时口诵的诗。说起这首咏物诗,义乌廿三里街道李塘村的村民们都觉得脸上很有光彩,因为他们都是骆宾王的后人。聊起祖先留下来的家风,他们说得最多的是“诗书”和“高风亮节”。

  据李塘村村支书骆忠民介绍,目前,该村共有665户1780多人,其中,85%左右的村民是骆宾王的后裔。该村民风淳朴,清节自守,能书善画会写诗歌的村民大有人在。

  痴迷研究骆宾王的后人

  今年80岁高龄的骆祥发,退休前曾任浙江师范大学校长、教授,是骆宾王身世的忠实研究者。2001年退休后,他依然执着于唐代文学的研究,关注着与骆宾王有关的所有历史资料。他表示希望有更多的学者和他一样将目光投射在骆宾王及初唐文学的研究上。

  “骆宾王品性高洁、文学造诣深厚,享誉世界华人。”骆祥发不仅是骆氏家风的典型继承者,也是对骆宾王身世研究造诣颇深的“骆宾王迷”之一。他先后出版了《骆宾王评传》(与人合作)、《骆宾王诗评注》、《初唐四杰研究》和《骆宾王全传》等著作。

  骆祥发认为,骆宾王的一生,有两条清晰的发展脉络,一是文学创作上的高歌猛进,二是仕途上的风雨如晦。骆宾王“事母以孝,律己以节”,立身处世恪守儒家传统,给后人影响至深。据悉,国内骆宾王墓多达几十处,各地兴建骆宾王景点可谓方兴未艾,常有举办者邀请骆祥发参加这类活动,但他坚守史实,不愿为哗众取宠者捧场。“作为骆宾王的后人,逢年过节,我家里的灯笼上都写‘四杰名家’以示荣耀。”

  骆祥发在他的《骆宾王全传》一书中写到:在初唐风雨激荡的年代里,骆宾王并不是一个驾驭风云的政治人物,而是一个经常被风雨吹打浇淋的落魄者。但他刚直的品性,为实现理想而敢做敢为的侠义精神,特别是文学方面所展现的卓绝才华,一直为后人所钦慕并乐道,从而成为中国历史上有一定影响的人物。

  诗词书画让人生活充实

  今年64岁的骆光茂,17岁入伍,1975年复员回到家乡后,一直从事群众文化工作,曾担任廿三里街道办事处文化中心主任、文化站站长等职。退休后,他被单位返聘,现为廿三里街道老年书画研究院院长、社区学院负责人。如今,酷爱诗词书画的他,除了义务带村民学书画,还组建了一支75名农民参加的“乡村文化艺术团”。

  “作为骆宾王的后人,我一直崇尚‘诗书传家、清节自守’的家风。”骆光茂说,在父辈的熏陶下,他从小就比较喜欢书画艺术,爱好各种文化娱乐活动。除了擅长书画,喜欢写诗,还会吹拉弹唱,熟识他的人都夸他是“文娱奇才”。工作之余,他还出过3本书,一本诗集和两本随笔。

  “如果说练书画、学乐器靠勤,写诗歌则重在一个情字。”提及诗歌,骆光茂说,现存的骆宾王诗共有130多首(有几首归属有争议),无论从思想内容还是艺术形式上看,都比较随性、重情,有强烈的抒情色彩。不管是7岁时的即景口诵《咏鹅》,还是66岁时抒写的《在军登城楼》,都是对生活经历的记录,特别真切感人。

  “《乡恋》是我的第一本诗集,是我工作20多年后感情、人生态度和工作热情的写照,写法上受先祖骆宾王影响较深,诗词之道贵于情。”骆光茂认为,工作之道则贵于心,现在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通过组织开展各种形式的文化娱乐活动,把骆氏家族遗风传承下去,让更多的后人受益。

  写诗是一种休闲方式

  “骆宾王是一个才华横溢的诗人,文学作品也多与其际遇紧紧相连。不过,我创作诗歌,纯粹是为了休闲娱乐。”今年36岁的骆春英说,她从小喜爱诗歌和文学,读小学的时候,就喜欢吟诗作对,用诗歌当作跳绳和踢毽子的歌谣,边唱边玩,朗朗上口的诗句成为她快乐童年的美好记忆。

  说起对诗歌的喜好,骆春英坦言,受父辈自小引导大有关系。孩提时,父亲就经常给她买回各种版本的诗集,教她背诵其中的优美诗句。“父亲虽然不会写诗,但很喜欢诗词,尤其是唐诗,先祖骆宾王的诗,他大多都能背诵。”

  大学毕业后,骆春英开始随家人办厂经商,闲暇时,最大的爱好是外出旅游,每次出游都会有感而发创作一两首小诗自乐。2009年,骆春英在网络上发现别人在博客里发表优美的诗文,感触很深。于是,也在新浪网上建立了自己的博客,随兴创作诗歌,并醉心于此,快乐于此。

  骆春英说,近年来,她已在博客上发表了近千首诗歌,其中不少诗歌经常被诗友分享和转载,义乌市作家协会还时常向她约稿。“诗歌创作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的心情和思想写照……”

  前几年,骆春英在义乌城区开了家书画玉器店,带书画界同仁到李塘村骆宾王坟前“赛诗”成了她最热衷的事。“骆宾王为人高洁,但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骆春英翻开骆宾王在狱中写的《咏蝉》一诗: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在一次坟前祭奠时,我创作了‘伐武檄文名四方,一身劲骨震初唐。咏蝉咏到千年后,喜见新人出故乡。’这首诗,大家都说好,意在鼓励更多的后人学习骆宾王,传承先人的优秀品质。”

  让骆春英引以为傲的是,在她的影响下,上小学的儿子也喜欢上了吟诗作画,“他被小伙伴们称为班上的小书画家、小诗人,他的文章也写得不错,语文学得特别好。”

  【相关阅读】

  据史书记载,骆宾王(619~约687年),字观光,唐初诗人,与王勃、杨炯、卢照邻合称“初唐四杰”。骆宾王自幼聪颖好学,被誉为“神童”,那首流传至今的《咏鹅》诗,即为他7岁时所作。

  骆宾王是典型文人性格,一生坎坷,卓越的文学才华是他受到世人仰慕的原因之一。骆宾王在历史上受人关注的另一个原因,也是被许多人看作更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他高尚的人品节气。虽然其出生之前,家族已经衰落,然而诗书传家、清节自守的家风却始终不变。作为义乌的古代文化名人,他的高风亮节以及留下的优秀文化遗产,一直激励、鞭策、滋育着义乌大批的后来人。

  作为骆宾王的故乡,义乌人深以自己的土地上曾经养育出骆宾王这样的杰出人物而自豪。在古代,人们就为骆宾王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坟墓,并把他的《咏鹅》诗作为义乌人文荟萃的典型特征镌刻于高塔之顶,同时还把他的塑像迎进乡贤祠奉祀。明清以来,义乌曾多次集资为骆宾王刻印文集,使骆宾王的作品保存下来并广为流传。新中国成立以来,义乌不仅为骆宾王修复了枫塘古墓,在多处树立骆宾王雕像,还在城区建设了一座骆宾王纪念公园。此外,国内外知名的义乌小商品市场也曾以骆宾王的名字命名,称“宾王市场”,还有宾王路、宾王中学、宾王大桥等。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