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的坚守:漂在婺江上的“美容师”
发布时间:2018-03-12 15:44  编辑:史聪  作者:  来源:

 

QQ图片20180312154343

 

在金华有这样一群人,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早中晚总有这样3艘船只往来于江面上,一双棉纱手套、一双高筒雨鞋、一个大网兜、两只垃圾筐、一条机动船,为了婺江的美丽,无怨无悔地付出宝贵年华。他们就是金华市综合行政执法局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人工湖中队的队员们,他们中间有一位特殊的老队员,他叫许祝宝。

QQ图片20180312154334

 

婺江上13年的坚守

“打捞垃圾已经13年啦!”队员许祝宝笑说。凝视婺江,如同欣赏一幅精心创作的画卷,无论整体还是局部,总有着昭彰不拘的气势。河水清澈见底,这离不开许祝宝及其队友们十年如一日的守护。

2005年至今,在许祝宝手上用坏的清理打捞船就达4条。以前,打捞船没有机械动力,全靠人力划,一个来回就得花好几个小时,他时常清晨6点就出门,直到晚上11点才收工。最多时,每天能打捞三四十吨左右垃圾上岸,少则几百斤,工作强度之大。后来,单位为他们配备机械动力保洁船,同时,还成立了人工湖中队,队里的船只也从小木船换成3条机械动力保洁船;队员也由原来的1人到目前的6人。

凭借水况熟、水性好、经验足、组织能力强,许祝宝被推认为组长。许祝宝清晰的记得,队员中,辞职的最快的就干了1个小时,丢下工具下船就走,不干了;有的半天就走了;有的坚持了1个月,还是觉得吃不消,也走了。前后走的人多达30余个,能坚持下来的都是老工人。

据了解,许祝宝出生在衢江岸边洋埠镇西渔庄村,从小就在江边上长大,对江河有很深的感情。之前他开过饭店、当过车场老板,但2005年开始他看见市民向婺江乱倾倒垃圾现象十分普遍,电炸毒捕泛滥,河面上漂浮的垃圾不堪入目,于是,他选择划船打捞垃圾,还婺江本清。“虽然待遇不高,但是这活总得有人来干!” 许祝宝说道,做这行需要动真情、下恒心、做奉献,自己没有别的专长,尽管工作枯燥、辛苦,但骨子里打小就喜欢水、喜欢母亲河,于是从容的选择了给婺江保洁,并坚持了这么多年。因为工作环境恶劣 、待遇低、技术要求还高,很难招到人,他发动了亲弟弟许锡根以及女婿程志松一起当起了“美容师”,家人也从最初的反对到后来的支持。

QQ图片20180312154340

 

酷暑严寒谁能知谁能解

早上9点,许祝宝和弟弟许锡根已经把他们所负责的区域清理了一遍,停在水面的保洁船上,放满了还没来得及卸下的编织袋。“早上5点,我们就开始上岗了,我们的保洁范围是东关大桥、洪坞大桥到河盘桥段,水面积达290万平方米以及长达30多公里的河岸线,现在已经过了最忙的时候。”一夜过后,河面上的垃圾最多,经过清理,河面会清洁许多。等到上午八九点,江堤行人逐渐多了后,有些市民会随手把垃圾丢进江里,河面上的垃圾也就开始增多了,这时,他们也开始变得忙碌起来,没有片刻的清闲。

“干我们这一行最怕夏天和冬天,要是像去年夏天那样,人真的有点吃不消。”他说,夏天汛期,只要一遇大雨,河里的漂浮物是最多的,这一时期船开在河里,不到一公里船舱就要装满,常常要轮班倒连续三四天才能把漂浮物清理完;而夏天水面温度尤其高,河面上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清凉,上面,是太阳晒着,而河面上,则升腾着一股股热浪,整个人就像在蒸笼里一样难受,只消几分钟衣服便都湿透了。冬天水面上的寒风格外的冷,船上经常会结起薄冰,干活时戴着厚厚的手套手都能冻僵,而且还得时刻注意不要滑倒跌入河中。

 

QQ图片20180312154338

 

冷嘲热讽中义务打捞溺水者

“其实,工作的辛苦,笑笑也就过去了,但最让人痛心的是,不时能看到轻生的人。”"据透露,在刚刚过去的几个月中,就有一名年仅27岁的女子溺水身亡。

提起首次打捞尸体的经历,许祝宝至今仍有头皮发麻的感觉。 08年5月的一天,正在打捞江面垃圾突然接到警方通知,请求他们在附近“救人”。“接到通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没救了,只是去打捞尸体。”可能是由于当时天色渐晚,且保洁员并未做过类似打捞培训,忙活了半天,无功而返。

次日凌晨6点左右,他和同事像往常一样工作时,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具尸体浮在水面,随着波浪不时冲击着岸边。“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被吓得有点蒙。”立即报了警,警察随后赶到现场,配合保洁员打捞尸体,最终确认是前一天自杀的落水者。 “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每年也有好几起。”遇到突发情况时,甚至要半夜上岗打捞落水者。对于这项义务打捞溺水者,有人夸赞,也有人冷嘲热讽;有人很忌讳。

一个月打捞单车26辆

从去年开始婺江里不断发现共享单车的踪迹“水在一尺深的时候最容易打捞。”许祝宝同志捞车捞出了经验,“水浅了船过不去,水深了车捞不上来”。

每次在婺江中发现单车的影子时,他都会驾驶着小船接近单车沉没点,先是拿带铁钩的竹竿伸进水里探找,然后把车钩出水面,抓住车露头的一部分后,尽量把车翻转过来,将车把手和车座上的淤泥洗净,再一手抓住车把手,一手抓住车座,往船里抬。尝试抬三次后才能把车完全抬离水面,搬进船里,船舱里渐渐积了不少黑水。一个人是很难把车抬上岸的。在岸边,他会把车举起交给其他的队员,淅淅沥沥的脏水很容易就滴在身上和头上。

一年打捞垃圾400吨

船行至通济桥下,由于桥墩阻挡,许祝宝就把船靠岸,熟练地拿起船上的网兜,一兜一兜地把漂浮物打捞进船舱;而在宏济桥渔网拦截处,同样需要停下船,用网兜、铁锹甚至钩耙,把垃圾一点点地“搬”进船舱。如此反复,船舱渐渐装满。这其中大部分垃圾是人工打捞上来的。

泡沫、塑料袋、饮料瓶、水生植物……这些全都是婺江江面漂浮垃圾的主要组成。通常,他们用专用的网兜可以处理大部分常见垃圾,但最让他们烦恼的,还是偶尔会遇到的大型动物尸体。  “现在好多了,以前婺江上游养殖场多,经常有人将动物尸体抛入江中。我们看见江面上漂浮着的大型动物尸体,网兜没法捞,就只能用两只手去搬,若碰到高温天气,动物尸体腐烂加速,尸体身上发出的腐臭味  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若不能及时处理,会污染婺江水质,还会带来疫情隐患,增加我们人员的感染风险。”就在前不久,中队在人工湖中打捞上来一只100余斤大型犬的尸体。

“因为垃圾种类混杂,我们很早就开始对打捞上来的垃圾分类处理。”他说道,每天中队打捞上来的垃圾基本在四船左右,一年累计可以打捞1000度吨左右。其中,部分难以降解、对水体危害较大的白色污染物会集中堆放在编织袋中再运至垃圾填埋场,而水生植物则会沥干后再进行处理。

清出碧水映蓝天

自“五水共治”工作开展以后,现在的婺江,水清岸绿,河堤水草青葱,河里鱼虾畅游,公园环境宜人,成了居民休闲娱乐之地,这些都离不开许祝宝及队友们的的辛勤劳动。“现在的水质真的已经好了很多很多,水也清澈了,去年婺江一共举办了三场大活动,分别是皮划艇赛、千人横渡婺江以及全国龙舟邀请赛,这也证明了我们的工作成效,我们能做的就是从身边点滴做起,希望今后捞起的垃圾再少一点,需要救援的人再少一点,那样婺江就更加洁净,更美了。”沿途,婺江静水流深,船过之处泛起阵阵涟漪,一片清洁,游鱼不时浮出水面;岸边,有市民在树下打牌、聊天、散步、垂钓。

伴随着坐在船头晃晃悠悠的感觉,一次偶然询问另一头不怎么说话专心捞着垃圾的许祝宝:“大爷,您多大年纪了?”“我啊,我58岁了。”“那大爷您该退休了吧?”他笑着说:“我们这个哪有什么退休啊。”“哈哈哈!我们要一直做到去了‘那里’才退休呢!”他看着天爽朗地笑着说。旁边的弟弟也被这句调侃的话逗笑了。而我却愣住了,不是所有人到了退休年龄就可以在家养老,很多人都是活到老工作到老的。看着这群可爱的人,虽然他们的工作环境很脏、很差、很乱,但他们却乐观地面对生活,在说说笑笑中完成自己的工作。

相关稿件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