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助人为乐】余宝娣
发布时间:2017-05-31 17:23  编辑:史聪  作者:  来源:

IMG_5017

 


用爱心守护希望用真情点亮新生

——爱心护工“宝娣妈妈”的故事

在乾西乡上陈村,提起村民余宝娣,不少人都会由衷地竖起大拇指。28年前,因一次机缘巧合,余宝娣从一名普通的农妇变成了金华中心医院烧伤科的一名护工。虽然岗位很平凡,但在担任护工期间,她尽心尽力、无微不至地照顾每一位烧伤病人,用一颗善良、助人之心,实践着难能可贵的奉献精神,重新点亮了这些病人的人生。

善良的余宝娣,也成为了不少病人口中的“宝娣妈妈”,让他们久久难忘。

从农妇到护工

余宝娣出生于1949年,从小没读过书,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1989年的一天,余宝娣到金华中心医院烧伤科找那里的一名护工,碰巧被护士长看见,护士长说烧伤科人手不足,能不能请她来这里上班,负责烧伤科病房的环境清洁、寝具换洗等工作。余宝娣心想搭把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留下来帮了这个忙。没想到,一做就是好多年。

“我以为那天只是帮她们代个半天班,后来护士长看我干活勤快,特别喜欢我,就不放我走了。”当时,余宝娣已经结婚生子,对于护工这份工作,家人都很反对,觉着护工又脏又累,还要服侍别人,但护士长一再挽留,让善良的余宝娣没办法拒绝。

就此,余宝娣开始了她的护工人生。

医院烧伤科,是一个很多人不愿意踏足的“禁地”。这里的病人大都容貌“恐怖”,有的病人因烧伤失去了身上的大部分皮肤,有的病人因烧伤毁了容,有的病人伤口化脓长满水泡,因为身体的疼痛,他们可能比普通的病人拥有更多的负面情绪,抗拒治疗、乱发脾气或者对生活失去信心,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但看着这些在痛苦边缘徘徊的病人,相比害怕,余宝娣心里腾起更多的是同情和心疼。

“他们太可怜了,我想好好照顾他们。”其实,余宝娣的工作仅限于在科室里打扫卫生,铺床、换床单,并没有义务要去照顾病人,但每每看到他们需要帮助,她总是不由自主地站出来。

记得有一次,医院接收了一个全身烫伤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原先是义乌农村消防队的一员,在救火过程中不幸与另外两个人一起被烧伤。当时,他已经有一个谈婚论嫁的女友,但发生了烧伤事件后,他的女友一次也没来医院看过他。小伙子知道自己被女友抛弃后,悲痛欲绝,连饭也不肯吃,父母也束手无策。余宝娣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天天陪着小伙子聊天,一边听小伙子诉苦一边瞅准时机给他喂饭,还夸小伙子是灭火英雄,值得尊敬。经过一段时间的开导,小伙子最终重新振作,康复出院。

“在医院,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有些病人看着脾气不好,但跟他们深入交流后,你会发现他们真的很孤单、很无助,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治疗,还有精神上的关爱。”余宝娣说道。

两封感谢信背后的故事

2017年元旦期间,余宝娣接连收到了两封感谢信,彼时,她已离开工作岗位多年。

说起写来感谢信的冯晓俊,余宝娣结合着信的内容,回忆起那年的事情。“1992年10月25日那天我上晚班,他是当晚7、8点钟送到医院的,情况比较危急,人已经休克了。后来听说他那天是骑着摩托车与汽车相撞,除了头盔、手套、棉鞋护住的地方没烧到,全身51%的面积被点燃的汽油烧伤。”

冯晓俊的生命被抢救回来后意志消沉,加上家人不懂护理知识,情况不容乐观,看到这样的场面,余宝娣无偿接过了护理他的工作:“烧伤病人一天要吃8~10餐,4小时就要翻一次身,加上还要哄孩子一样哄他吃饭,护理是很辛苦的。但我看他实在可怜,不能不帮。”余宝娣说,当时烧伤科床位费要120元一天,半年以后冯晓俊家里已经花了四五十万元了,实在是难以为继,于是她就劝家人把冯晓俊接回家康复。

出院后不久,冯晓俊妈妈便来找余宝娣,请她去家里看看冯晓俊,开导他走出被烧伤和对未来失去希望的心理阴影,余宝娣又义无反顾地赶到冯晓俊家中,劝说他:“男人身上有疤有福气,晓俊会找到好老婆的”,同时,利用自己的护理知识鼓励冯晓俊下床复健。

就这样,冯晓俊的身体和内心在余宝娣的帮助下渐渐康复。余宝娣离开医院后与冯晓俊失联多年,直到一次回老家时遇到了已经结婚生子的冯晓俊,他改口“宝娣阿姨”为“宝娣孃孃(金华话姑姑的意思)”,逢年过节就会上余宝娣家问候。

记者联系到冯晓俊,问他为什么突然写去感谢信,还改口称余宝娣为“妈妈”,冯晓俊表示从前就动过这个念头,但是因为年纪轻不好意思,现在人到中年又为人父母,更懂得了余宝娣对自己的再造之恩,一声“妈妈”还远不能道尽感激之情。

无独有偶,另一封感谢信的主人公,也是余宝娣曾经护理的烧伤病人。1991年10月26日中午,金东区岭下镇毛村村民吴旭平,在汽车修理厂上班期间不慎烧伤,送到中心医院救治后捡回了性命,但他全身50%的皮肤已被大火灼烧,吴旭平的家里条件不好,父母也不懂护理。知道他的情况后,不管是上班时间还是休息时间,余宝娣总会跑来帮忙,还逗吴旭平开心,持续两三个月从不间断,也不计报酬。余宝娣高尚的品德和无私的帮助也一直留在吴旭平心中。

出院后,吴旭平也一度失去了余宝娣的消息,直到今年再次从别人口中得知她的住址,赶紧写了这封感谢信,并在春节期间上门给余宝娣拜年,表达谢意。

 

做一个对别人有益的人

其实,除了冯晓俊和吴旭平外,余宝娣护理过的烧伤病人还有很多很多,甚至有些伤势过重的病人也是她喂好生前最后一餐,亲手交给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的。曾有人问她:“宝娣阿姨,你做这些事情收不收红包的?”她却只说:“他们已经人财两空了,我怎么好再要他们的钱。”

其实,余宝娣自己的身体并不好,曾因胆结石多次开刀,当初请她来上班的护士长知道余宝娣的情况后,想照顾她的身体带她一起转到CT科,余宝娣推说自己不识字,还是留下照顾病人。但大家都知道,余宝娣是舍不得病房里的这些病人,因为,她已将他们当成亲人看待。

一位病人的家属曾说:“与余宝娣相比,我们做亲人的有时都会感到汗颜。”

余宝娣的善良也得到了医院领导和同事的认可,在中心医院工作的这些年,每年评科室、个人奖都有余宝娣的荣誉,医生、护士长也对她多加照顾。直到她因为婆婆车祸去世,为了回家照顾公公而退休。

“从医院辞职的那天,很多医护人员和病人看到我都哭了,说舍不得我,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呢?”余宝娣说,当护工的那几年虽然辛苦,但想到自己能帮助那么多的病人重拾生活的信心,她觉得那几年过得特别值。

余宝娣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拜佛不如做好事”,然而她又说自己做好事并不是为了行善积德,而是发自内心对他人的遭遇感到同情,这样高尚的情操和乐观的心态让她在邻里之间人缘颇好。

“几年前,我得了帕金森症,慢慢地手脚开始不听使唤,平时拎东西也比较困难,邻居们知道后,都会陪我去买菜,还帮我拎上楼。”虽然余宝娣说现在自己行无余力,但是她对子女包括孙辈的教育也包含了她朴素的助人理念,“我希望我的孩子们跟我一样,做一个对别人有益的人。这个世界多做好事不吃亏,只要你愿意帮助别人,别人也一定会温柔待你。”

相关稿件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