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孝老爱亲】潘小兰
发布时间:2017-03-03 11:12  编辑:史聪  作者:  来源:

IMG_5652

 

残疾人属于社会弱势群体,相比常人,更应得到社会的关爱。而长山乡桐溪村的残疾人潘小兰却不一样。她虽天生残疾右臂畸形,只能靠左手劳作生活,却始终保持乐观心态。她身残志坚,敢于自主创业,通过“双手”勤劳致富;她孝顺父母,曾为筹措母亲的医药费,八岁在外乞讨三年;她自觉担当社会责任,配合长山乡畜牧业环境整治工作,成为全乡第一个签约、第一个拆除的养殖户。

“我从来没有因为身体的残疾而自卑,因为我坚信,每个人的存在,都有她的意义。”面对命运的不公,潘小兰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演绎着她的幸福生活。

懂事

8岁的她用乞讨换来母亲的手术费

34年前,潘小兰呱呱坠地,她的降临,却没让这个家庭充满喜悦。因为一出生,她的整个右臂就异常粗大,且五个手指不同程度地粘连着,“肢体残疾”成为一个标签,贴在了潘小兰的人生中。

潘小兰的父母都靠务农为生,家里还有一个正在读书的姐姐,尽管经济拮据,父母对潘小兰的爱却没有减少一分。为了看病,父母带她跑过很多地方,医生都劝他们等一等,等潘小兰长大点,手臂的情况稳定了再做手术,父母这才打消了看病的念头。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潘小兰渐渐长大,也慢慢意识到自己与别人的不同。但因为有家人的温暖对待,她从未感到自卑,就算有人问起,她也会大方地伸出右手,笑着回答:“我的右手肯定有我的用处。”

其实生活中,潘小兰并没有觉得右手残疾给自己造成什么不便。“外婆从小就告诉我,右手不能用,还有左手,再不行,两只手夹着还能配合。”在外婆的鼓励下,潘小兰不仅能洗衣、做饭、写字,甚至连难度颇高的针线活都不在话下。

8岁时,潘小兰和其他孩子一样步入学堂,可上了才一个学期,厄运再次降临这个家庭——母亲的骨质增生已严重到无法行走,不得不做手术。而在此前,为母亲看病、求诊,家里已欠下亲戚朋友1万8千多元。

面对巨额手术费,一家人愁眉不展,姐姐主动提出来辍学外出打工,不忍姐姐放弃学业的潘小兰站了出来:“爸爸妈妈,我不读书了,我可以去吃‘百家饭’,帮妈妈挣钱。”潘小兰口中的“百家饭”,指的正是乞讨。小小年纪的她,没有文化,没有力气,乞讨是她唯一能想到的挣钱方法。听到她这样说,母亲难过得哭了,潘小兰却安慰她:“妈妈,没关系,我不觉得丢人。”

于是,那三年,市区的人民广场,成为潘小兰常去的地方。“那时,父亲每天会背着母亲,带着我一起去人民广场,母亲睡在广场的椅子上,我和父亲坐在一旁,地上放着老师写的一块红布,上面写着求助的内容。”回忆往昔,潘小兰依旧记忆深刻,“特别感谢那些好心人,看到我小小年纪身患残疾,母亲又生了重病,愿意慷慨解囊帮助我们。”

潘小兰说,那也是第一次,她觉得自己残疾的右手生对了,“它就是我们一家的救命稻草。没有它,母亲的手术费,可能就没办法凑齐了。”

付出

是这个贫困家庭里最大的精神财富

11岁时,潘小兰才回到学校继续读二年级。彼时,靠着乞讨,母亲已做完手术在家休养,卸下重担的父亲也继续回到田间劳作。

重返学校的潘小兰,终于能像普通孩子一样生活,这让她倍感珍惜。在学校里,老师和同学都对她的懂事、乐观十分钦佩,纷纷用爱温暖着这个不幸的小女孩。

初中毕业后,潘小兰再次迎来命运的转折。这一次,是姐姐为了她,攒够了矫正右手畸形的手术费。“姐姐从小就很疼我,为了这个家,读书很好的她考上汤溪中学没去念,去了学费全免的雅畈中学。中学毕业后,她就出来打工挣钱。”提起姐姐,坚强的潘小兰也忍不住抹起了眼泪。“当时知道这个消息后,我的内心既喜又悲,喜的是自己终于有机会摆脱右手的不便,悲的是我不敢想象,在那个收入不高的年代,姐姐要如何节约,才能在两三年的时间攒下三万多元。”

她心疼姐姐的付出,姐姐却更心疼她残缺的右手。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潘小兰的右手也一同长大,甚至比大腿还粗。从小到大,潘小兰都无法买到合身的衣服,她每一件衣服的袖子,都是母亲重新拆掉补上去的,不然根本穿不进去。

除了穿衣不便,由于右手臂太过沉重,她的两肩也高低不平。这导致她做完手术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适应,“总感觉右边轻飘飘的,身体老是习惯性的往左边倒。”潘小兰说,那次手术,医生一共割掉了她右臂上16斤的多余组织,还有三根粘连在一块的手指。做完手术后,她最开心的事,是自己终于可以穿上任何一件衣服,能像其他女孩子一样美美的。

术后恢复一年,潘小兰原本打算出去打工,减轻家里的负担。但姐姐希望她继续学业,多掌握知识。于是,潘小兰上了职高,读了财会专业,并自学了电脑和函授。

可惜毕业出来找工作时,她依旧不可避免地处处碰壁。“很多用人单位看到我的情况,都让我回去等通知,这一等常常就没了消息。”之后,在区残联劳动就业处的帮助下,潘小兰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后来又跳槽过几次。

29岁后,由于家中父母身体不好,姐姐又在外打工,潘小兰毅然辞职回到农村,承担起照顾父母的责任。那几年,她常常带着父母在医院和家里之间来回奔波,偶尔闲下来也不休息,而是赶紧回市区打散工补贴家用。

提起这个女儿,潘小兰的父母除了愧疚,还有道不尽的感动,在他们看来,女儿为这个家庭付出了太多。但在潘小兰看来,自己做的只是作为女儿,应该尽的义务和孝道而已。

自强

她用勤劳的双手赢得幸福生活

前年,潘小兰的母亲去世,父亲又做了心脏换瓣手术,身边更离不了人。潘小兰决定回到农村发展,当时,区残联经常在全区开展种养殖业培训,通过技术下乡鼓励残疾人自主创业。掌握了技术的潘小兰跃跃欲试,村干部见状,也积极帮助她承包了村里的鱼塘。勤劳的潘小兰还在自家的地里种上了苗木,又买来蛋鸭和鸡干起了养殖业。

养鸡养鸭的日子算不上轻松。每天凌晨三四点钟,潘小兰就要起床摸黑赶去鸭棚捡蛋,只因这时的鸭蛋捡起来更干净一些。捡完蛋已经早上五六点钟,她回家烧早饭,侍奉父亲吃下后,又得回鸭棚放水,把鸭子赶出去活动,给它们投食饲料。下午,潘小兰要在鸭棚里打扫、撒撒稻草,再把鸭子赶回来,四五点钟又回家做晚饭……一天忙碌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但潘小兰乐在其中,不怕苦也不怕累。

潘小兰的丈夫原先在表哥的店里打工,心疼潘小兰创业艰辛,去年,丈夫回来帮着潘小兰一起经营养殖场。提起丈夫,潘小兰羞涩地笑了,“我们是在他表哥的店里认识的,那时我在店里负责记账,他在店里上班。”看到身残志坚,却乐观开朗、积极面对生活的潘小兰,这个男人一下子被潘小兰吸引住了,后来两个人交往,并于三年前结了婚。

对于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潘小兰分外珍惜。提起丈夫的好,她更是如数家珍,“不管做什么事,他都无条件支持我、帮助我。”在夫妻俩的共同努力下,家里的鱼塘、苗木和鸡鸭收成都不错。因为她卖的东西品质佳,还成了村里的畅销货,经常被客户订购,供不应求。夫妻俩的日子也越过越好。

今年,畜牧业环境整治工作在全区如火如荼地开展,潘小兰不顾个人得失,自觉担当社会责任,主动卖掉其饲养的三千多羽蛋鸭和一千多羽鸡,配合长山乡政府成为全乡第一个签约、第一个拆除的养殖户。她说,在最生活最困难的时候,是社会的关爱让她迈过了生活的一个个坎儿,是政府的培养让她用自己的“双手”致富过上了好日子。如今,虽然不能再养鸡鸭了,但这些都为了日后更美的环境,更好的生活,她一定无条件支持。

鸭棚拆除后,长山乡政府党委积极帮助潘小兰咨询养蜂的相关技术和优惠政策,乡残联理事长俞建其也特意联系过潘小兰,向她推荐中草药种植,希望可以帮助她二次创业。不过潘小兰海还在考虑中,“能做就做,不能做的再找其他的活干,总之不能闲着。”对于未来,潘小兰依旧充满了信心和动力。

相关稿件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