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业奉献】蔡高鸣
发布时间:2017-01-26 15:12  编辑:史聪  作者:  来源:

351201750987371792

 

271101485348140869

 

人民的好警察

2016年11月30日下午,武义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蔡高鸣在杭州出差期间因突发脑溢血,经医院抢救无效,于12月29日上午11时许去世。蔡高鸣于1984年参加公安工作,先后在武义县公安局壶山派出所、下杨派出所、城关派出所、刑侦大队、柳城派出所等单位工作,2009年任武义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从警33年以来,蔡高鸣一直奋斗在公安工作第一线,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两次,被金华市公安局评为“优秀侦查员”,在担任刑侦大队大队长和分管刑侦工作期间,刑侦大队因侦破2007“7.27”绑架杀人案、2011系列性“盗掘墓葬案”荣获集体二等功,侦破的案件多次荣立集体三等功。

他破案有思路,指挥得人心

从侦查员到副大队长、大队长,之后又担任分管刑侦的局领导,在30余年的从警生涯中,蔡高鸣的一大半时间工作在刑侦岗位上。

为了多破案、破大案,不是科班出身的蔡高鸣,付出了更多精力去学习钻研刑侦业务知识,并在长期的实践中善于总结经验和教训,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内涵,提高刑侦专业技能。

王宅派出所民警徐玲彬曾和蔡高鸣共同侦破过一起投毒杀人案案。那时他和蔡高鸣都是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当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桃溪镇村一农妇口吐白沫送到医院后死亡,经检查是毒鼠强中毒。

为了早日破案,蔡高鸣每天都到村里找村民了解情况,“村民们都认为此人是生病死的,在我跟老蔡进村调查时,都不配合,甚至认为是没事找事。”徐玲彬回忆道,“老蔡就从死者的村民关系入手,终于打听到邻居汤某与死者曾因地基抬高的事情发生过矛盾。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在叫来汤某问话时,老蔡还另外找了几个村民也一起接受了调查,然后又故意把汤某放回家,让他自己露出马脚。”果不其然,几天后的一个凌晨,汤某收拾了行李想跑,结果被蹲守的蔡高鸣给抓了个正着。

汤某交代,他就是因为地基抬高一事对死者心怀恨意,趁其出门摘茶叶时将毒鼠强放到粥里。剩下的毒鼠强被他倒进了门口的一个小水塘,包装袋随手仍在了一边。蔡高鸣与同事一起去找那个毒鼠强的包装袋,但是当时离案发已经有一个多礼拜的时间,期间还下过雨,包装袋早已不知何处。为了让证据链完整,蔡高鸣与同事天不亮就出发,将小水塘的水舀干,水塘里的泥一锹一锹挖上来找,终于找到了包装袋。

“村民们得知嫌疑人被抓,都跑来感谢,还特意送来小笼包,要知道破案的时候我们都是啃饼干当午饭的。”徐玲彬说道,“当时老蔡眯着眼笑得可开心,他破案有他自己的一套方法,思路清晰,坚持不懈,我佩服。” 其实,像这类案件,在蔡高鸣的刑警生涯中,遇到了并不少,在他担任大队长期间,辖区内的有影响的案件基本告破。   

当刑侦民警时,是个优秀侦查员,成了分管领导,照样不改本色。

2012年,武义县公安局破获了一起近年来省内最大的系列古墓盗窃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7名,破获发生在金华、丽水等地的宋、元及三国、两晋时期古墓盗掘案20余起,追回南宋朝散大夫徐谓礼“录白告身”、“录白敕黄”、“录白印纸”等17卷纸质文书及文物57件。“当时,侦破线索很少,嫌疑人又分布于江西、安徽、福建、浙江和北京等地,困难重重,作为分管刑侦的蔡高鸣压力重重,那些日子他一心扑在案件中,分析研究,并不断鼓励民警,蔡高鸣的领导才能让人折服。”

法制大队大队长周乐飞觉得蔡局当年传授的秘诀一辈子受用:拿到一起案件,首先要会想,将想法记在本子上,哪些是可疑点,突破口在哪,等到案件侦破后,进行对照,自己疏忽了什么。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对提高业务很有用。那时,周乐飞刚调入刑侦大队,蔡局的经验之谈使他对工作很快得心应手。“蔡局有想法,往往蹦出旁人意想不到的点子,从而使案件柳暗花明。”

蔡局待我恩重如山啊!

“蔡局待我恩重如山啊!”得知蔡高鸣不幸去世的消息,陶永锁从安徽赶了过来,并执拗地在殡仪馆里守着蔡高鸣,直到送上山。提起蔡高鸣,这个七尺男儿忍不住一次又一次落泪。何以至此?陶永锁与蔡局的情缘于十五年前,当时到武义打工不到两年的陶永锁被一帮小混混拦住,正无奈地掏钱“孝敬”,恰巧被路过蔡高鸣觉出不对劲。蔡高鸣“打抱不平”,让小混混再也不敢欺侮陶永锁。事后,陶永锁才知道那个便衣竟然是刑警队长。

“有什么困难来找我。” 因为这句话,陶永锁与蔡高鸣从此结缘。

怎能忘怀,对于他这个外乡人,蔡高鸣一次次雪中送炭;怎能忘怀,欲哭无泪之际,蔡局搂着他的肩鼓励他“不要灰心”;得知其母亲身病,蔡高鸣塞给他800元钱,让他给母亲买点好吃的;闻听其父去世,掏出衣袋所有,蔡高鸣又向同事借了500元钱,让他回家办后事;施工时,其雇员受伤,7万元的赔偿款令他手足无措,蔡高鸣买好饭安慰他,先把肚子填饱;他记忆最深刻的是,当又一次身无分文时,得知其难处、在外开会的蔡局让同事拿了500元钱救急……

“那次我左脚韧带断了,蔡局拎着水果来看我。”当时的陶永锁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我一个外乡人,无权无势,怎么受得起如此大恩啊。”

8年前,陶永锁到离开武义到外地做生意。时间在流淌,他与蔡高鸣之间的情却通过电话延续着。“前段时间,我不做回老家了,蔡局还为我以后要走的路出主意,没想到……” 陶永锁哽咽着。

“不仅我得到过蔡局的帮助,不少像我一样的人也被他帮助过。” 蔡高鸣清楚地记得以前租住在西南摊时,总能见到蔡局走进民工租房问长问短,夫妻吵架也去相劝。“他们要是知道蔡局去世的消息,肯定会赶过来的。”他遗憾,自己没有保存那些民工的联系方式。

辖区的小林是幸运的,如今已参加工作的她,要不是碰上蔡局,人生的道路可能就完全不一样。当年,其母亲改嫁,父亲去世,家境贫困,面临辍学,是蔡高鸣第一个拿出100元钱,所里民警你50,我100,使小林从高中读到了大学。

陶永锁也曾问过蔡局的同事,为什么蔡局要帮像他这样的人?同事们这样回答 :蔡局很善良,他就是喜欢帮外地人。

陶永锁说,当得知蔡局去世的消息,他70岁的老母亲也想赶过来见一见这位恩人,因为身体原因被劝住了,只能让儿子代了。

每年的清明节,无论在哪里,都要来祭奠。陶永锁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同事眼中的他为人和善,没有官架子

“等我培训回来,我们一起到外地一些工作好的看守所去考察学习下,改进下我们这里不足的方面。” 这是蔡高鸣对看守所所长陈海江最后的嘱咐。陈海江说,去年11月28日,也就是蔡局到杭州的前两天,蔡局还来到看守所,对他说了这样的话。“可这成了永远的不可能了。”

“老蔡,好兄弟,好战友,没有等到退休后一起走路锻炼一起喝茶聊天,没说上一句话就怎么匆忙地走了,留下无尽思念,时不时你的音容笑貌浮现,回忆起一起战斗的岁月,给我们的帮助和快乐,老蔡永远怀念你!”曾经共事的交警大队长江渭洋想起一起走过的岁月感慨不已。

难忘在公安时,每次将文件送到您办公室,您总是和谒可亲地说几句工作之外的话,不乏鼓励、表扬、加油,音容笑貌至今历历在目……曾在蔡局手下工作、已离开公安的战友闻此噩耗,悲伤铿然。……

得知蔡局离世,微博、微信朋友圈里是一条条追忆留言。

“蔡局为人和善,平时和同事相处很融洽,没什么架子。我们一起在刑侦大队共事了近十年,就像兄弟一样”。多年共事的方朋青这样评价蔡高鸣。

事实也正是这样,不论是担任大队领导,还是担任局领导,蔡高鸣总是一如既往的平易近人,在他身上,没有一点领导的架子,和同事相处,就如兄弟一般。

“老蔡为人风趣幽默,做事心细,遇事不慌。如果有了麻烦的案子,他也顶多就一句‘这事麻烦了’,从不对下属发脾气。”曾经的搭档江渭洋说,“老蔡在刑侦大队当大队长时,还定了一个规定——但凡队里破了大案或哪个民警办案有突出表现,他要张罗大家聚个餐,大家坐在一起吃饭聊天,既鼓励了民警,又增进了同事间的感情,从而加强了队伍的凝聚力,这规定到现在还在实行呢。”

每当有上报先进的机会,蔡高鸣都把名额让给其他民警,自己则当起了背后的人,从不争抢功劳,这也就是他得过的荣誉并不多的原因。这跟他随性洒脱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老蔡气量也大,在刑侦大队的时候,他的饭卡都是扔在办公桌上,给同事随便用。”江渭洋说到。

相关稿件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