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两位金华"好人"候选7月中国好人榜】投票之前,请读完他们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6-07-06 10:20  编辑:史聪  作者:  来源:金华文明网

7月1日,由中央文明办主办、中国文明网承办的“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活动2016年7月网络评议正式开始。其中有2位来自金华的“好人”上榜。他们是三代人捐赠角膜、遗体的永康程绍庭家庭和驻守“麻风村”35年的金东区疾控中心医生周素君。

QQ图片20160706102023

 

据了解,经广大网友踊跃推荐,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文明办核实情况、层层筛选,本月共推选出905名“中国好人榜”候选人。中国文明网将继续按“助人为乐”、“见义勇为”、“诚实守信”、“敬业奉献”、“孝老爱亲”五个类别,对候选人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集中宣传展示。

大家可以点击"原文链接",登陆“中国好人榜”活动页面进行投票评议,“顶起”感动我们的金华好人,写下心得体会。  

投票方式:

找到候选人的序号,进行投票就可以啦!

永康程绍庭家庭:助人为乐类12号;

周素君:敬业奉献类255号。

程绍庭家庭

永康程家三代人的“生命接力”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受中国几千年传统观念的束缚,一个人捐献遗体已属不易,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决心。而在永康,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程氏人家,有四位亲人决定捐出眼角膜,侄子和两位长者还决意百年之后捐献遗体,供医学研究。程家的义举在永康引起巨大反响,街头巷尾传为美谈。

前不久,家住永康市区白云中路的程绍庭老人如释重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手里握着浙江大学寄来的一封信,激动地说:“现在遗体捐献的事情办好了,我就放心了。”

而完成遗体捐献,是程绍庭和老伴吕爱莲这些年矢志不渝的人生追求。这对年逾九旬的老人说,人老了,他们想用这样的方式,为国家作一点仅有的贡献。

抗战老兵的“四不”嘱托

程绍庭出生于1916年,早年曾加入过中国共产党,直接参加过抵抗日寇的斗争。1942年初,由于叛徒出卖,潜伏于国民党征粮队中的程绍庭不幸被捕,关押在方岩橙麓村的祠堂中。一同关押在一起的还有时任中共衢州特委书记的张贵卿。

“党有纪律,不许相互打探情况。”忆起往事,老人思路特别清晰,“但他肺病很严重,时常咳血,敌人拷问严厉,我怕他撑不了多久。”

面对此种情况,程绍庭决定从生活上关心一下张贵卿,于是问他是否需要给家里人捎信。因为妻子何渊正怀孕在家待产,张贵卿特别牵挂。程绍庭找到担任炊事员的同村人程义松,托他寄信出去,再由在方岩区公所工作的表叔转来回信。张贵卿见是妻子的亲笔信,喜出望外,一把抓在怀里,看了又看。

“只可惜,第二封回信来的时候,张贵卿已经牺牲了。”提起往事老人唏嘘不已。

牺牲之前,张贵卿曾向程绍庭分析了自己的3种结局。“一是敌人看我病重,日寇又追得紧,可能弃我不顾;二是掌握了我的身份,把我一同带走;三是直接把我杀掉。”老人回忆起战友的话,不禁微微激动,“若是第一种,我请求能在你家养病,若是后两种,请你写信告诉我的岳父。”

“重庆金紫门顺城街6号,何梅初!”老人突然提高了嗓门,大声说出了张贵卿岳父的地址,战友的嘱托仿佛就在昨天。张贵卿牺牲后,程绍庭凭借这个地址与张贵卿的家人取得了联系,完成了战友的遗愿。

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现在程绍庭每个月能领4300多元的生活费,老人对此感到很满意,也很满足。这位抗战老兵说,是无数革命前辈的流血牺牲和无私奉献,才换来今天的幸福生活,后人要倍加珍惜。

作为一名经历残酷战争的抗战老兵,程绍庭对生死已看得很透。20多年前,妹夫不幸去逝,参加完葬礼,程绍庭就交代家人,他过世后,不开追悼会、不设灵堂、不留骨灰、不收礼。老人说,世界上死人总是越来越多,死人不应与活人争地。

程绍庭儿女长期生活在上海,老伴吕爱莲特别托付侄子程瑞云:如果自己先走,骨灰先由老伴保管,老伴走后,一并送交生活在上海的子女撒进大海;如果老伴先走,骨灰就先由侄子保管,等她走后再送到上海,一起撒进大海。

父女同捐眼角膜

程瑞云的孝顺在白云小区是出了名的。不管是前几年照顾老母亲还是现在照顾小叔小婶,在邻居间都传为美谈。

“瑞云说,他爸爸死得早,小叔跟他在一起的时间长,我们就好比他的父母”吕爱莲禁不住夸起程瑞云,“我们也觉得他比儿子还亲!”

2011年,96岁高龄的程绍庭不小心摔断了腿,送到医院,没有医生敢手术治疗。

“瑞云,你是姐姐和姐夫的主心骨,今后的事只能由你做主了!”知道了消息,吕爱莲的弟弟从江苏打来了电话。

难道只能在家等死吗?不,决不放弃!程瑞云下定决心,辗转数家医院,终于联系到一家敢“动刀”的医院。谁知,术中并发肺部感染。程瑞云又马上联系浙江省人民医院接收治疗。

“28天的辛苦,换来了小叔的‘长命百岁’,值!”程瑞云对此颇感自豪。

生于1952年的程瑞云,人生道路充满了波澜,是第一批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人到中年又逢企业改制,卖过自行车、自来水管及五金配件,最后以做早点糊口。虽然生活并不十分宽裕,但是读书看报的习惯一直没落下。通过书报,程瑞云了解到了不少眼角膜捐献的知识。

2007年,程真因公受伤。当年9月,程瑞云陪女儿到杭州看病。女儿程真想顺便摘掉戴了多年的眼镜。在浙江省人民医院的眼科,父女俩了解到了更多关于眼角膜捐献的知识。

“做了手术,就没有办法捐赠眼角膜了。”程瑞云平静地对女儿说。

“那就不做了!”程真没有丝毫的犹豫。

当天,父女二人就写下了捐献眼角膜的志愿书。程氏父女说,把眼角膜捐给需要的人,给人们带去光明和希望,这就好比延长了自己的生命,这样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不但如此,程瑞云还一不做二不休,决定把遗体也捐献掉。当时遗体捐献还需要居委会审批和亲属签字,不能在杭州完成。陪女儿看完病后,程瑞云一回到永康就找相关部门完成了捐赠手续。

“程真也想捐的,当时她还没有结婚,在手续上可是要征求配偶和子女的意见的。”程瑞云解释的时候,颇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再过十来年,我女儿就长大喽!”程真调皮地“安慰”程瑞云。程真遗传了父亲的善良基因,是个纯朴、爽快的年轻妈妈。她说,只要是好事,她就乐意去做。

2007年12月,在填完眼角膜捐献文书的3个月后,似乎是为了弥补不能捐献遗体的遗憾,程真跑到了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浙江分库,捐出了自己的检测血样。程真为此时刻准备着。

老太笑谈“生离死别”

受程瑞云的影响,吕爱莲也产生了把遗体捐献给社会的想法。

“人老了,也只能为国家作出这么点贡献了。”吕爱莲这么解释。

但是由于程绍庭患有严重的神经炎,一直忙于治疗,捐献的事情也只好暂时搁置在一边。2015年年末,吕爱莲心血管疾病发作,数度昏迷,只好住院治疗。

“这可怎么办?要是挺不过来,我就是想捐也来不及了!”躺在病床上的吕爱莲止不住地后悔。

“我决定把遗体捐出去!”病愈出院后,吕爱莲迫不急待地对老伴说。

“好的啊,我也捐!”程绍庭似乎早就看穿了吕爱莲的心思。

“妈妈,你们真伟大!”远在上海的女儿知道消息后不禁感叹!

2016年春节,趁着女儿、儿子回家过年,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填好了遗体和眼角膜捐献的文书。4月24日,浙江大学寄来了一封信,事情办好了!

吕爱莲很开心,想起了远在江苏常熟的弟弟,于是给弟弟打了个电话:“我百年后你就不用赶过来送我了,我捐献了遗体,冷天48小时,热天24小时,你来不及的。”

“现在有高铁了,放心,很快的!”侄子程瑞云模拟当时提醒老人的样子。

祖孙三代,一家人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对程家人来说,这样做,才能让人生得到升华,生命变得更加充盈而富有价值。

周素君

绽放在“麻风村”的映山红

周素君,女,金东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皮肤病防治站麻风病患者医生。35年如一日,工作不怕脏、不怕累,长年以“麻风村”为家,待病人如亲人。

麻风病一种慢性传染病,是由麻风杆菌感染导致的、以皮肤和周围神经损害为主的疾病,一般人唯恐避之不及。但是面对麻风病人这个特殊的群体,周素君用质朴的感情和高度的责任心谱写出动人的乐章,用默默无闻的奉献履行着“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诺言。

深受父亲影响  35年驻守山坳

孝顺镇栗塘范村流寺山下有一座古寺——流湖寺,因这里地处偏远,环境清幽,几乎与世隔绝,1966年政府借用寺庙的用房建成了“麻风村”。在这座“孤岛”里,曾经生活着十几位来自全区各地甚至周边县市的麻风病人。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个群体日渐式微,如今只剩下五位老人。多年来,党和政府并没有忘记这些特殊的“村民”,不仅给他们提供了良好的医疗环境,还派出了专门的医护人员——周素君。

周素君是金东区鞋塘人,18岁从原温州职工卫生干校临床检测专业毕业后,毅然决然放弃更多更好的选择,来到这个小山坳里。如今,她驻守“麻风村”已整整35年。

说起当初为什么会来“麻风村”工作,周素君说,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父亲的影响。她的父亲也是一位治疗麻风病的医生,良好的服务态度,兢兢业业的职业精神,都在她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女承父业,她下定决心,立志要成为一个像父亲一样的好医生,照顾好这群不幸的人。

把患者当亲人  不怕苦不怕累

进“麻风村”的小路坎坷颠簸,沿途荒山垦造耕地后,留下的几座坟茔显得突兀。以前的“麻风村”在路尽头的流湖寺里,交通很不方便,房子也都是危房。” 2005年,在有关部门的关心支持下,区里在栗塘范村成立了皮肤病防治站,老人们也跟着搬到了离村更近的一处小院里生活。

在院子东面的一间房子里,麻风病患者吴根荣静静地躺在床上。这位1975年就入藏参加青藏铁路建设的退伍军人,因患麻风病导致双目失明,听到周素君的脚步声,精神立刻振作起来。“周医生不容易啊。从小姑娘开始就在这里了,我没有来之前她就来了。她对病人认真负责,只要一知道我们情况不好,就会立刻赶来,工作更是不怕脏、不怕累。”吴根荣的赞誉之声不绝于耳。

“以前附近的村民把‘麻风村’看得很可怕,甚至不肯让孩子到河里去取水。”周素君说,面对社会上的人对麻风病存在的误解,作为医生就要尽力地做宣传解释工作。现在,村民们对麻风病人都很友善,大人和孩子也经常会到院子里来逛逛。社会各界都很关注麻风病人,还帮“麻风村”装上了太阳能热水器和电视机,大家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

每天早上,周素君都要骑半小时的电动自行车从鞋塘来到皮肤病防治站上班。有的“村民”因为麻风病的后遗症需要诊疗,有的因为年事已高,出现身体不适也需要她来打针配药。正常情况下,周素君下午5时可以下班,但很多时候她都住在这里。

“现在这里的环境好多了。”周素君显得很乐观。她说,政府给麻风患者办理了农村合作医疗,平时那些小毛病,自己给他们看病开药,几乎都是免费的。“村民”黄元通也乐呵呵地说,“政府的领导都很关心我们,逢年过节亲自来看我们,区疾控中心还派人来装了太阳能热水器和电视机,平时大家也可以聚在一起看看电视、种种菜。”

家只是个旅馆 亏欠家人太多

皮肤病防治站里,医生何新堂是周素君唯一的同事。从2005年来到“麻风村”,何新堂见证了她工作的一切。“共事十年来,周医生为人和气,工作上特别实干,对病人温柔耐心,是一位十分难得的好医生。”他说,要说缺点,那就是一个,留给家人的时间太少了。

何新堂的话不无道理。2013年9月份,周素君的爱人张养生因视网膜脱落在金华住院,后又转到省眼科医院温州分院进行手术。整个住院期间,周素君由于手头工作忙,都没有好好照顾丈夫,幸好在山西太原读硕士的儿子赶回来才解了这燃眉之急。

在周素君的人生字典里,家就是一个旅馆。连每周一天的休息日,都显得有些不完整。“我感觉亏欠家人太多,没有陪家人过过一个完整的周末,没有陪家人度过一次完整的旅行。”说起这些,周素君显得有些愧疚。

周素君用岁月的坚守、人性的坚持,更是用爱的付出诠释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敬业、诚信和友善。她就是我们身边的“真心英雄”,真正的“白衣天使”。她无愧于一位医生应有的高尚的职业操守,更无愧于人性光辉的久远之美。

相关稿件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