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兰溪市横溪镇大斯行政村周增龙家庭
发布时间:2014-11-19 10:48  编辑:史聪  作者:  来源:

QQ图片20140509123305

 

QQ图片20140509123246

 

QQ图片20140509123259

 

QQ图片20140509123314

 

QQ图片20140509123329

 

QQ图片20140509123337

 

周增龙是兰溪市横溪镇大斯行政村人,全家7口人,有80多岁勤劳慈善的父母,温柔贤淑的妻子,三个孝顺懂事的儿女,全家人互敬互爱,虽然过着平仆的生活,却很温馨,享受着天伦之乐。

朴实的周增龙当村会计已有十多年,这些年来,他默默地为这个村奉献自己的青春,工作细致、认真负责。村里集体经济少,好多年连村干部工资都发不出,但是周增龙毫无怨言,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家人对他的工作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他,尤其是妻子,家里家外一个人照顾着,给他很大的安慰。

天有不测风云,不幸从天而降。2011年9月,在义乌工作的儿子周燚突感身体不适,去浦江县人民医院检查,被诊断为肾衰竭。一向身体结实的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得上这病。当天,他又前往义乌的医院检查。然而,诊断结果还是一样。拿着化验单,站在医院门口,周燚茫然无措,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家里这个不幸的消息。

当天,周增龙得知儿子病情后,马上赶到医院签字让儿子做透析治疗。父子两人进行了一次促膝长谈,周增龙鼓励儿子就是再难的病,倾家荡产也要把病治好。

儿子不幸患上肾衰竭,农村老父义无反顾,他说,“用我的肾吧。他是我儿子,救儿子是我的责任!”

周燚患的是慢性肾衰竭,由于没有及时治疗,其肾功能已基本丧失,当务之急是换肾,这样才能挽救他的生命。

   对于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这无异于晴天霹雳,使周增龙一家人震惊不已,一筹莫展。全家人都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换肾?哪儿有肾源?即使有肾源,哪儿有那么多钱?如不换肾,每星期三次进行血透,可以说一生在病床上度过。看着与病魔做斗争的儿子,周增龙心如刀绞,儿子还这么年轻,他是家里的希望,如今却要承受这份磨难,坚强的周增龙经常在半夜默默流泪,恨不得自己能为他受这份病痛。全家人唯一一个目标就是怎样救治周燚的生命。一个月后,在家人的陪同下,周燚前往中国人民解放军117医院就医。

如何筹集巨额换肾费用?这一直困扰着周增龙一家:前几年孩子都在读书,现在最小的女儿大学刚毕业,家里根本没什么积蓄,面对换肾这笔天文数字该怎么办?关键时刻,家里的亲戚纷纷借钱给他们,再加上其他村的会计朋友和镇里的帮助筹集了30余万元手术费。

然而,手术费用好不容易筹集了,一个更大的难题又出现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直没有传来合适肾源的消息。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肾源如大海捞针,可孩子的病不能再等了!周增龙义无反顾的对医生说:“用我的肾吧。他是我儿子,救儿子是我的责任!”得知老父亲要为自己捐肾,周燚既感激又难过,一再恳求父亲放弃捐肾念头。父亲已经给自己太多太多了,他怎忍心让花甲老父再失去一个肾呢。医生及家人也劝周增龙慎重考虑,但周增龙仍是那句话。

经过严格的检查,周增龙各项指标正常。2012年5月5日中午11时,在杭州中国人民解放军117医院,周增龙与儿子被推进手术室,进行肾移植手术。六、七个小时后,父亲的肾成功地移植到儿子身上,儿子得救了!术后,儿子周燚肾排斥反应很强烈,几次住进医院,又花费医药费用30余万元。

如今,29 岁的儿子周燚脸上泛出了久违的红润光泽。两年前,他成功接受了父亲周增龙捐献的一只肾脏,使他年轻的生命得以延缓。“我至今还后悔,不应该答应父亲为了我切肾。看着父亲先被推进了手术室,我的心那个痛呵!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父亲在手术后,还能健健康康的。”尽管手术过去了两年,周燚说起当时的心情,仍热泪盈眶。

两年过去了,周增龙明显感觉到身体有些变化,干体力活最多承受2—3个小时,但看到儿子一天天的好转,他觉得值。周增龙给了儿子第二次生命,全家人心连心紧紧凝聚在一起,用亲情驱走病痛的阴影。

现在,周燚虽然每天需继续药疗,每个月需花4500元药费,但病情日渐好转的他对生活充满希望,他现在兰溪市梅江开发区一个企业里当仓库管理员,老父亲送他上班。他满怀深情地说,过去只是听说父母对儿子的爱是无私和伟大的,这次他真正地体会到了这种伟大的爱。他只想好好养病,努力工作,回报所有关心他给予他帮助的亲人,尤其是自己的父母,希望他们安度晚年,共享天伦。

相关稿件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