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的《咏鹅》 不知道的“颜孝子”
发布时间:2014-09-28 12:23  编辑:史聪  作者:董金姣  来源:金华晚报

义乌站图片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提到初唐诗人骆宾王的五言古诗《咏鹅》,小朋友没有一个不知道的,上周五早上,去义乌寻访好家风的高速路上,8名本报小记者兴奋得集体咏诵了这首诗。

知道的《咏鹅》,不知道的“颜孝子”,还有诗歌和民间传说背后的好家风。本次两个寻访地,骆宾王的后裔聚居地廿三里街道李塘村、“颜孝子”后裔聚集地苏溪镇三联村,让这些00后的孩子感受了一把好家风。

一个感人的民间传说———颜乌葬父,乌鸦衔泥助葬

提到孔子,孩子们个个点头;提到孔子的学生,七十二贤之一颜高,孩子们点头的就少了。在苏溪镇三联村为小记者们介绍好家风的是该村的村书记颜金高。在村里的“颜孝子亭”,他有声有色地讲起了孝子颜乌的故事。

两千多年前,颜高的第五代裔孙颜乌跟随父亲到南方躲避战乱,一开始生活还可以,后来颜乌的母亲去世,他和父亲相依为命。为了生存,父亲到一个财主家打工,他也跟着去干活。有一次,60多岁的父亲在干活时,因体力不支摔了一跤,脚受伤,走路不方便,被财主赶了出来。

颜乌和父亲无路可走,只能靠乞讨为生。当时,住在一个山洞里,父亲生重病,他把父亲服侍得很好,抢着干活。吃饭让父亲先吃,更为感人的是,夏天山洞里蚊子特别多,为了不让父亲被蚊子咬到,能睡个安稳觉,他不仅不停地帮父亲扇风赶蚊子,甚至还把自己的衣服脱了,让蚊子咬。蚊子吃饱了,飞走了,就不会叮父亲了。

颜乌不仅对父亲有孝心,对小动物也很有爱心。有一次,一只乌鸦被石头缝夹住飞不起来,他救起了那只鸟,讨回来的食物也会分给乌鸦吃。从此,颜乌和乌鸦成了好朋友、好邻居。

后来父亲去世,颜乌没有钱修坟墓,就用手挖土葬父,手指都流血了。好朋友乌鸦也叫了一大群乌鸦来帮忙,它们用嘴巴衔泥巴帮颜乌葬父。颜乌因劳累悲伤过度倒在父亲的墓地前,乌鸦们又衔泥土掩埋了颜乌。

听颜金高讲故事的时候,小记者们听得非常认真,不停地说,“太感人了”。颜金高告诉他们,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古书上有记载。义乌是全国唯一以乌鸦命名的城市,就是因为这里有个大孝子颜乌。

“孝子故里”的家风传承

三联村有3个自然村,其中颜村、颜坞就是“颜孝子”后裔的聚集地。

究竟什么是孝,对于8个00后的孩子来说,或许还有点抽象,这次寻访好家风,因为下雨,小记者们没能听村里更多的家风故事。但是,颜金高带着他们感受了村里的孝文化气息。

“这个是什么字?”“这是谁画的?”“这就是颜乌吗?”“你们是怎么传承家风的?”看着村里墙上一幅幅孝文化宣传图,小记者们提了很多问题。

颜金高说,“树孝风、做孝事、扬孝义”是他们村村民的共识,孝子美德是村民的宝贵财富。为了传承好这份财富,2004年,颜氏后裔在本村集资建起了“孝子亭”、“孝子乌公碑位”,2009年还成立了“颜乌孝德文化联谊会”,并筹资55万元建造了“孝德楼”,以更好地弘扬孝德文化,开展孝德文化联谊活动。该村还配合苏溪镇政府成功举办了五届孝义文化节。据了解,苏溪镇政府正在筹备规划“颜乌文化生态园”。

颜金高的家庭就是一个有60多口人的大家庭,作为长子他带头孝敬父母亲,传承家风,苏溪镇首届孝义文化节上,他被评为“十大孝子”之一。

池塘还是那池塘,那鹅呢?

从三联村出来,驱车到廿三里街道李塘村,大约半小时。李塘村村书记骆忠民把小记者们带到骆宾王小时候作诗的那口池塘边。

池塘边,柳树飘拂,有妇女正在水边洗衣服。池水很干净,微风一吹,清波荡漾。池塘边竖了一个牌:禁止钓鱼。

骆忠民告诉记者,因为这口池塘是骆宾王作诗之地,所以后人特别注意保护它。从面积上来说,这口塘和古时候那口塘差不多,只是岸边围上了栏杆。

“你们今年几岁了?骆宾王写‘鹅鹅鹅’的时候,是7岁。”

“这么牛!”

对于《咏鹅》这首诗,小记者们再熟悉不过,这次站到大诗人7岁作诗的池塘边,他们充满了敬佩之情,小记者石倍豪就说骆宾王太牛了。

小记者段如茜则显得很可爱,既然池塘保存得这么好,那么古时那些鹅呢?骆忠民忍俊不禁,说,“鹅,早没了啊,哈哈。”

在李塘村,还能见到用骆宾王的诗取名的凉亭,比如梅林亭。据说,李塘村以前就叫梅林村。而在梅林亭旁,有几棵郁郁葱葱的大树,孩子们正在树下嬉戏玩耍。

宾王故里还有好村风、好民风

李塘村村口、村菜市场、村民家里,随处可见老人在聊天,孩子在嬉戏玩耍,氛围热闹而祥和。在该村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一群老人跟小记者讲起了这里的好家风和村风、民风。

骆宾王是诗人,作为骆宾王的后裔,李塘村村民怎样传承家风呢?小记者张瑞麒是四年级学生,这次探访好家风,她可认真了,不停地追问。只是家风属于意识形态的东西,对于孩子来说,可能有点抽象。

“我认为家风的范畴很广,尊老爱幼应该是一个基本方面,此外还有民风、村风等应该都算。”今年81岁的虞兴法老人说,一个地方家风好不好、村风好不好,看看当地的老人生活得好不好就知道。

“我们这里居家养老搞得好,最近有很多人来参观。”“村里75岁以上的老年人都可以来这里免费享受各项便捷的照料服务。”……

村老年协会会长、养老中心负责人骆广余说,村里老人410多人,来食堂就餐的有110多人。由于政府补贴到位,食堂的各项开支基本不成问题,餐饮服务得到普遍好评,餐厅每天供应中、晚两餐,每餐提供一荤一素一汤的“标准餐”,每人每餐仅收2元钱,低保、孤寡、三无老人则享受免费用餐。

“他们很喜欢,基本上到点就来吃饭,而且排队很自觉。有的老人行动不方便,我们会把饭菜端到桌上给他们吃。”骆广余说,能办好食堂也离不开热心村民的慷慨解囊,有的人还捐款给村里,用于改善村里老人生活。

骆忠民说,村里外来人口多,80多家小企业是外来人办的。村里老年人过得好,他们也在发挥余热,组建文明劝导队,通过文明劝导,让村里的卫生脏乱差现象有所改善。

本报记者 董金姣

相关稿件
图片报道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