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孝义治家 他们不只是动嘴皮
发布时间:2014-06-09 10:10  编辑:史聪  作者:  来源:

在浦江县郑宅镇,各村居民大多姓郑。“江南第一家”,久负盛名。从南宋到明代中叶,历宋、元、明三代,十五世在几百年中一直同居,3000多人同吃一锅饭,和睦相处。时称义门郑氏,故名“郑义门”。

延续千年和谐共处的大家庭,可以说是“家”冠天下。对于老郑家来说,家风很传统。孝敬父母、讲求义气、廉洁奉公……而这些,他们不只是嘴上说说。传统家规和现代传承之间的和谐,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

【往昔光华】

什么是老郑家的家风?郑氏宗祠门口十个大字似乎回答了这一问题。“孝、义、廉、耻、忠、信、礼、悌、耕、读。”郑氏第27代、“江南第一家”文史研究会副会长的郑定汉说,其中又以孝义为最。

的确,“江南第一家”不仅有古朴民居,更有其精神内核。过去的故事和家风的传统至今仍闪耀光华。

168条家规很经典

870年前,郑氏家族以孝义治家。这样一个大家族如何管理有序?《郑氏规范》起了大作用。这部长达168条的《郑氏规范》,令人惊叹。“儿子该怎么做、媳妇该怎么做……上到国家大事,下到居家生活的方方面面,家规都有所涉及。”郑定汉说。

如很多家规都说到了孝。家规47条规定:“男妇六十者,礼宜异膳。旧管尽心奉养,务在合宜,违者罚之。”意思是,不论男女,到60岁的礼宜饮用与众不同的膳食;负责食物的人必须诚心奉养,想尽一切办法提供适合口味的食品,违者处罚。

除了孝,郑氏主张仁义待人、富不忘贫、贵不凌贱、乐不忘忧。他们把扶危济困、乐于助人作为家庭美德,写进《郑氏规范》。

兄弟争死催人泪

在“江南第一家”的“取义成仁”牌坊后,是“兄弟争死”的感人故事。

宋朝,郑德珪和郑德璋两兄弟是郑氏第五世祖。弟弟郑德璋是武官,性格豪爽、刚正不阿,难免得罪小人,后来被诬陷判了死罪,要被押到扬州问斩。哥哥郑德珪是龙游县丞,得知此事,赶紧收拾行装往扬州赶,准备代弟弟去死。弟弟到达扬州时,发现哥哥已冤死在狱中,非常伤心,为哥哥守墓3年。

哥哥过世时才41岁,正值壮年,他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弟弟的生命,体现了兄弟之间的“义”。从此,弟弟下决心要治好这个家。他给家族办了两件大事:一是建立了乡亲邻里之间的联防武装,确保人们生活安定;二是为教育下一代,开办了东明书院。

清廉家风代代传

“子孙出仕,有以脏墨闻者,生则削谱除族籍,死则牌位不许入祠堂。”自宋元明清4个朝代以来,“江南第一家”共出了173位官吏,无一贪赃枉法,无不勤政廉政。

第7代的郑铢,是元代宣政院照磨,管理江南寺院档案。虽然只是管理员,但他管理的档案都关系到和尚的等级、津贴等切身利益,因此前几任都有作奸犯科。郑铢到任后,和尚同样给他送来许多钱币,郑铢严词拒收。

郑机,郑氏第9代。他任知县期间,从不收下属及百姓的礼物,被誉为清官。郑机50岁生日那天,原本准备的一斤鱼、两斤肉、一斤豆腐和黄酒却换成了名贵佳肴。原来,这是手下送来的。郑机听后,让夫人退回了同等价钱的银两。

【今朝讲述】

“郑氏家规虽订于几百年前,其精神实质仍可借鉴,吸其精华,剔其糟粕,使之古为今用,确有研究价值。”在80年代出版的《义门郑氏资料汇编》中,结尾有这样一段话。

“郑氏义门以孝义为本,数百年不变。虽然时间流逝,许多规矩已经淡去,但观念还是在的。”郑定汉说,传承家风郑家人正在做。

“家的概念都很强”

讲述人:郑秋义(郑氏第27代)

你家的家风是什么?上郑村村支书、61岁的郑秋义说:“我们家的人,家的概念都很强。”这听起来有些笼统,郑秋义说了几件事,让人印象深刻。

郑秋义的母亲83岁高龄,有子女六人。郑秋义说,一家人几乎没红过脸。“意见不同用表决。”不过,他又摆摆手补充说,表决一般用不上,大家讨论一下就可以了。

一大家人,经常聚会。今年的年夜饭,就是53口人一起吃。这样的年夜聚会,已持续12年。吃完饭后,大家在一起唠嗑。“虽然人多,但准备晚饭不难,因为大伙都在帮忙。”郑秋义说,家中保姆,与他们相处15年,过年也在一起过,“同吃一锅饭,就是一家人。”

在郑秋义眼中,家风很重要,只有家风好了,社会才能更和谐。平时,郑秋义就经常和晚辈说家风。除了自己孝敬,郑秋义的妻子也同样如此。平时,媳妇就经常帮婆婆剪指甲、洗澡,而婆婆也喜欢和媳妇在一块。都说儿媳关系复杂,在这里却不同了。“她比我还孝顺。”郑秋义笑说。

父辈孝敬长辈,小辈也看在眼里。前年,郑秋义的妻子和母亲同时生病,妻子要去杭州,母亲在浦江看病。陪谁去?郑秋义很苦恼。当他把这个问题抛给12岁的孙子时,孙子的回答是:“你陪太奶奶,我爸爸应该陪奶奶去!”

“家风就是孝为先”

讲述人:郑根土(郑氏第28代)

今年52岁的郑根土在郑宅办厂办得不错,1992年开了钥匙和锁配件厂。在他的厂里,有五六十个工人,其中待了十多年的外地工人就占了一半。如今用工流动率较高,这让人有些诧异。

20多年,厂里工人们的工资涨了好几倍,现在普通工人至少有3000多元一个月,技术工人的工资达到五六千。“物价涨了,总不能让他们吃亏,宁愿我们少赚一点。”郑根土说。

在郑根土看来,管理工厂要讲义气、讲道理。工人中谁家出了事,谁家生活困难,谁生病挣不到工资,郑根土都会提供补助。过年,工人们回老家的车票也给报销。虽然竞争激烈,但郑根土守着规则底线,“即使缺工严重,我们也绝不会到其他厂挖人。”

“除了义,我们家的家风就是孝为先。”郑根土说,虽然家中对子女没有特别教导过郑家家训,但靠言传身教、身体力行,“孝顺”融入了家人血脉。

饭桌上,都是按照老规矩。每到饭点,如果87岁的爷爷郑隆毛不在家,郑根土的一子一女总会分两路,寻找老人回来。每顿饭前,要等郑隆毛坐下,大家才能动筷子。睡觉之前,晚辈们也总会主动帮老人洗脚。

郑根土的母亲去世前,患了18年的帕金森病。服侍母亲,郑根土和妻子林除仙总是嘘寒问暖、悉心照料。

还有这些

家风故事和做法

三子救父

前几年,70多岁的郑隆祥得了一种叫做“出血热”的病,医生让家人做好后事准备。三个儿子不相信,其中一个儿子不惜变卖房产,说就是倾家荡产也要给父亲治好病。

经过抢救,父亲的命是保住了,但还需恢复性治疗。听人说山上的山蚁可以下药,兄弟三人就到山上找了三天三夜的山蚁,最后父亲的身体恢复如初。

表的传承

对于郑氏后人来说,总有一些东西是深入骨髓,挥之不去。

郑氏后人郑国强说了一块手表的故事。他当兵那年用自己的津贴买了一块手表,是作为家庭共有财产的。退伍回来后,他给妹妹用,妹妹出嫁了又给父亲用。大家对家都很依靠、依恋,家庭观念也很强。

活动进行

为了更好地传承,在郑宅镇,每年要评选“孝义之家”、“孝顺儿女”。一些发家致富了的郑氏后人,都会拿出一大笔钱用于镇上的老人福利事业,有资助老人上老年大学的,有组织老人外出旅游的。

每年的父亲节、母亲节、老人节,子女都会主动给家里的长辈洗脚。如果谁有不孝的行为,那他就要遭到全镇人的鄙视。

【记者手记】

虽然郑氏所有家规照搬到今天并不现实,但其中的有益诫语,仍在潜移默化中给后人以教益。采访中,郑家人的孝顺、团结、义气、和气,就给我们留下很深的印象。但即便如此,在老一辈看来,很多后人对家规有所淡忘,许多规矩也已经乱了。

不过,对郑氏后人来说,他们在继续,也在与时俱进。郑家的年轻人告诉我,他们准备把自己的经历和受到的家教一起传授给后代,让郑氏家规一代又一代继承和发扬。的确,家风是一条慢慢流淌的河流。我们期待,郑氏家风能继续滋养后人。

相关稿件
图片报道